undefined

黑心蘋果《重生之爺太重口了》

滿意指數: ❤❤❤❤❤ +

文案:

她重生了,死的時候二十歲,殺人凶手在眾目睽睽之下將她推出大馬路。

  然而,那眾目之中——

  她敬愛的父親對殺人凶手說:別往心裡去,這不是你的錯。

  她慈愛的母親對殺人凶手說:沒關係,我還有你這個比親女兒還親的乖女兒。

  她親愛的弟弟對殺人凶手說:切,這種女人早該死了,活著都讓我嫌丟臉!

  她最愛的男人對殺人凶手說:我從頭到尾只愛過你一個人。

  殺人凶手感激淚流,宛如遺世獨立的純淨白蓮,卻沒有人看到她惡毒不屑的笑。

  所以——

  當一切重新來過,她勢要加倍奪回屬於她的一切,她也要當一次,當眾殺人卻會被全世界安慰的公主,讓那個奪走她一切的女人,嘗嘗那痛至靈魂的感覺。



  小片段:

  男主愛上女主之前,淡漠孤傲,“我在她身上聞到了犯罪的味道。”

  男主愛上女主之後,面冷心熱,“我在她身上聞到了讓我犯罪的味道。”

  女主:“你死的時候能不能把屍體送給我?”

  男主:“你想對我日夜奸屍?”

  女主:“我只是想把你做成木乃伊。”

  男主:“沒想到你竟然重口成這樣,想用這樣的方式跟我長相廝守。”
 
主角: 沐如嵐 、墨謙人
 
------------我超愛男主的分隔線-----------

這個男主是我最愛的!沒有之一!

根本就是所有萌元素都集中在他身上了!!XD

男主就是個毒舌、傲嬌、悶騷集一身的忠犬啊啊啊ε٩(๑> ₃ <)۶з

更重要的是,他害羞的時候耳朵會變紅!!!

這簡直是最萌到我的點!

尤其是女主在調戲男主的時候,萌的我一臉血啊(捂臉打滾)

啊,忘了說,女主角是神經病喔~(?

----------請小心避雷----------

──「喂?」

──「……」

──「墨先生?」
──「嗯。」
──「我的小白(女主養的小鳥)找到你了?」
──「嗯。」
──「吃午餐了嗎?」
──「還沒。」
──「那一起吃好不好?你到我家來吧,我親自下廚哦。」
──「……嗯。」
──「那麼,我現在去準備了,你過一會兒再過來好嗎?」
──「好。」
接著是男女主角通完電話之後,男主的朋友跟男主的對話:
──「墨……你的耳朵為什麼這麼紅?!」
──「什麼事?」

──「你是不是喜歡上沐如嵐了?」
──「嗯。」
──「你確定?!」
然而墨謙人卻只是十分淡漠的瞥了他一眼,好像在說「別問這麼白痴的問題,我都懶得回答你」似的XDD
──「墨謙人,你他媽什麼態度!爺是為了你好好不好!」
──「怎麼說?」
──「怎麼說?!你真是被愛情矇蔽了腦子麼?沐如嵐是精神病態者沒錯吧?別否認,你現在否認已經沒有用了,我早該相信你之前說的話的!你想想你家是幹什麼的,你想想你爺爺你媽媽,還有大院裡那群大老爺們,你以為他們會同意你跟一個精神病人在一起嗎?」
──「這是我自己的事,為什麼需要他們的同意?」
──「你怎麼能這樣說?那是你親人!」
──「是親人,但是能跟你過一輩子的只有妻子。
──「好吧,那我們換個話題怎麼樣?你是國際頂級國內第一的犯罪心理學家,我記得你有心理醫生證明的對吧,沐如嵐的心理狀況你能治療好的,對吧?」

──「當然。」
──「那就好,我就勉為其難暫時同意你們在一起好了。」
──「渺小的人總是喜歡放大自己的存在意義。
──「你能不能別老是毒舌我啊!老子的心臟都被你戳得千瘡百孔了。」
──「放心吧,你臉皮的厚度完全足以抵擋一切。」

我快笑瘋了2333

感受到男主毒舌的威力了嗎?XDD

而且男主對婚姻的想法真是超酷的!

 

女主也是個奇杷,重生之後黑化變成神經病,但是個有原則的神經病,殺的人都是十惡不赦的。

之所以會叫女主神經病,是因為她有個很特別的嗜好──喜歡把人做成人偶。

詳細的情形請至本文觀賞,謝謝。

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女主──蘇得很讓人喜歡⁄(⁄ ⁄•⁄ω⁄•⁄ ⁄)⁄

    沐如嵐關上會長室的門走出學生會辦公樓,經過操場的時候迎面而來一個少年,他咯吱窩下夾著一個籃球,烏髮凌亂,白色的運動衫有些汗濕,小麥色的皮膚,單看身形看起來陽光又爽朗,但是仔細一看他劉海下的眼眸,會發現,很銳利很冷漠,長得帥氣,是他們學校的風雲人物之一,可是沒有多少人敢接近,他就像一朵高嶺之花。

  歐凱臣怔了下,沐如嵐也微怔,隨後便揚起柔和溫暖的微笑,誰也抵擋不住她的微笑,就像寒雪冬日溫暖的毛茸茸的毛毯,並不強烈,卻叫人想要死死的抱緊取暖。

  歐凱臣覺得腦袋暈眩了下,他嘴張了張,想要說話,然而沐如嵐卻只是疏離的點了點頭,腳步毫不遲疑的離開了。

  歐凱臣怔怔的看著她的背影,一向冷漠的雙眸有些落寞也有些困惑,他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覺得沐如嵐對全世界的人都很好,可偏偏對他總是疏離的,剛開始他並不在意,因為他才剛剛認識她,對她對他的態度並沒有多大意見。

  但是後來他漸漸發現,他身邊的一些朋友開始在談論她,而且談得津津有味的,甚至有些還和她成為了朋友,她對他們也極好,誰都能感覺到一種被人認真的,珍視著的真心相待,她可以在某某某生病的時候穿著單薄的衣服頂著寒風急急忙忙去給買藥照顧,時而溫柔時而調皮,對誰都不偏心,只要和她接觸過的人,都會喜歡她。

  這個少女很神奇,他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吃得開的女生,即使有些一開始對她很嫉妒厭惡的女孩到最後竟然有些反而成為了她最忠實的擁護者,然後他不自覺的開始去觀察她,去在意她,慢慢的,他發現她好像對他不怎麼願意靠近,不得不說,這個發現讓他心裡很不舒服,十分的不舒服,為什麼她對其他人那麼好,卻惟獨對他冷冷淡淡?

  他一開始以為是他們不熟,所以他極力的找機會去想要跟她熟絡起來,他去沐家參加宴會,沐家人來他家參加宴會他極力在場,即使他並不喜歡那種場合,可是,還是沒能讓沐如嵐像對待其他人那樣對待他。

  這讓一向被女孩倒貼的緊的歐凱臣很挫敗,偏偏人就是犯賤,他越挫敗,便越忍不住去想她,在意她。

  人都是犯賤的吶。

  橙色的陽光灑在她身上,白色的鎏斯蘭校服十分的漂亮也很貼合她的氣質,明明是整個學校都一樣的校服,穿在她身上總是顯得十分的純白好看。

  她嘴角帶著溫暖的笑,眼眸澄澈美麗,對身後久久不去的視線彷若未覺,這個人,叫歐凱臣,前世她愛得死去活來,卻在她被設計被輪奸之後棄她而去,最後還撞死她跟別人表白求婚的人……

  啊,怎麼辦?他的視線讓她好興奮,興奮的血液都快要沸騰起來了,愛上她了嗎?一定喜歡上了吧?只是喜歡上?呵呵……不夠,只是喜歡的話,怎麼夠呢?要愛上她,深深的深深的愛,愛到不能沒有她,愛到可以去把別人撞死,愛到可以為了她去死,愛到他願意把他的身體貢獻出來,貢獻給她……

  做成人偶!

  只有這樣,才可以被她原諒吶,是他們,把她生生的扭曲成了……啊,那個女人是這樣說的吧——變、態。

  她嘴角帶笑,過往的學生總是忍不住瞅她一眼,然後嘴角也帶起笑,每個靠近她的人都會覺得很舒服,這個女孩很溫暖很乾淨很不可思議。

懂了嗎?XDD

就是這麼萌!這麼蘇!

這是第一本,有一堆男的喜歡女主,我還覺得很合理的書,也是第一本明明可以NP,卻還是讓我覺得1V1就好的小說,全都是因為男女主這一對太有愛了啊!   

沐如嵐看著朝她衝過來的漢斯,用盡了全力才讓自己往旁邊躲了去,腳下去驀地似乎踩到了圓滾滾的小石頭,側著身摔倒在地,有半個身子似乎驀地摔了個空,讓她整個人往後滾了出去,她連忙伸出手抓住邊緣,破了皮的指腹頓時傳來一陣可怕的刺痛感,只是她沒有鬆手,用盡了全力都在抓住邊緣,不讓自己掉下去。

  下面是不斷拍擊著這邊的洶涌的海浪,還有密密麻麻的礁石。

  那麼高的距離,那麼洶涌的海浪,沐如嵐就像掛在懸崖邊上的渺小螞蟻,隨時都可能被風吹下去。

  “嘖嘖,原來女性精神病態者這麼頑強嗎?”漢斯站在邊緣,居高臨下的看著掛在下面的沐如嵐,她的手指就在他的腳前,指腹下面似乎有鮮血擴散了出來。

  沐如嵐咬破了脣才能讓自己清醒和堅持住,她有種自己手要脫臼的感覺,抓著邊緣的手指又開始漸漸的出現了麻木的感覺,好像神經都壞死了一樣,手指在漸漸的往下滑,看起來掉下去是遲早的事。然而重生一次,她的生命很寶貴,不為它努力到最後一步,她怎麼對得起人生重來一次的人生和自己?

  漢斯憂傷的看著她,好像在說何必讓自己那麼辛苦呢?然後伸出腳,踩在了她的一隻手指上,只是還沒來得及用力,忽的便收了腳往旁邊躲了開。

  沐如嵐的手在此時猛的鬆了開,本來就已經沒法用力的手指竟然支撐住了身體幾秒,已經是奇跡了……

  她像燦爛人生終於落幕的蝴蝶,輕飄飄的墜入黑暗之中……

  “啪!”

  細細的水花濺開。

  往下掉的身體忽的停住。

  浪潮在下面一下下的洶涌的拍擊著,彷彿魔鬼們在憤怒呼喊著凡人快掉下去。

  沐如嵐身子搖搖晃晃,不同於雨水的冰涼的涼意從手腕上傳來,她怔了下,抬起頭,一瞬間彷彿失足掉進了夜幕最濃的那一抹黑中,她看到他的頭髮全都濕透的隨著他的姿態往下耷拉著,淡漠清冷的面容,臉上幾乎有一道細小的刀痕,他的胸口起伏很大,像是用盡了力氣趕過來的一般。

  他緊緊的握著她的手,好像在用整個生命挽留她。

  不要走……

  拜託,請留在他身邊,不要走……

  墨謙人忽然想起那次沐如嵐差點被燒死在倉庫的事,她神色平靜,脣角似有若無的勾著笑,坦然而無畏的接受死亡,彷彿這個世界其實根本沒有什麼需要留戀的,她重視她的生命,是因為她對生命的感恩,她平靜而坦然的接受死亡,是因為她接受這種結果,就像生了重病的卻沒有強烈求生意志的人,那麼平靜的接受結果,反而不利於與病魔的抗爭。

  沐如嵐仰頭看他,第一次,好像發現,她的謙人的眼裡好像也住著太陽,要不然她呆在他的眼中,為什麼會有種很溫暖的感覺呢?

  墨謙人把沐如嵐緩緩的拉上去,只是那抹濃重的黑影又出現在了墨謙人身邊,他的長髮濕濕的覆在身上,低垂著居高臨下看著他們的目光,冷的可怕,他緩緩的抬腳,重重的踢在墨謙人肚子上,陰惻惻的聲音隨之而來,“放開她!”

  沐如嵐瞳孔一瞬間收縮,看著漢斯的目光變得可怕了起來。

  墨謙人怎麼可能會放開沐如嵐?下面那麼多礁石,海浪那麼洶涌?她掉下去,他就再也找不到她了該怎麼辦?

  “放開她!”

  “放開她!”

  “放開她!你們不會幸福的!正常人怎麼能和精神病態者在一起?放開!給我放開!”

  漢斯就像瘋了一樣,一下比一下狠,他似乎打定了主意要讓墨謙人放開沐如嵐,墨謙人依舊緊緊的抓著沐如嵐的手,神色淡漠平靜,看起來好像絲毫沒有感覺到疼痛一般。

  漢斯氣得全身都在發抖,幾乎要語無倫次了起來,就在此時,他腦袋忽的疼了一下,有石頭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腦袋上,險些讓身子沒站穩也掉了下去。

  “王八蛋!你在做什麼?!”沐如森
(女主的弟弟)從森林裡找出來就看到這一幕,頓時氣得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砸了過去,他的臉色潮紅,還在發燒中,他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到這邊來的了。

  漢斯森冷的看了沐如森一眼,卻似乎沒有理會他的打算,然而此時他身邊,墨謙人沒了他的阻止,已經用力的把沐如嵐拉了起來,還沒來得及擁抱一下,墨謙人注意到漢斯的動作,立刻伸手把沐如嵐推開,漢斯就這麼扯著墨謙人的衣服在所有人都沒來得及反應的情況下往懸崖跳了下去,他嘴角帶著瘋狂的笑,瘋狂而扭曲的笑。

  墨謙人已經很虛弱了,辛德米勒消耗了他的大半力氣,艾維的藥沒有成功注入他的體內,卻也讓墨謙人費了不少的勁,還有一刻馬不停蹄的往這邊趕來的,呼吸都沒來得及平復一下就看到那麼刺激他心臟的一幕,腦子裡彷彿有一根弦驟然就斷掉了。

  身體的緊張、心理的緊張,匯成巨大的壓力,讓他沒辦法在這一刻及時躲開。

  海浪洶涌而澎湃的拍擊聲從陰暗的下方傳來,一塊塊凸起的礁石有點尖銳有的圓潤,密密麻麻的,就像生長在一起的蘑菇。

  她不知道要花費什麼樣的代價才能讓身體再一次跟她妥協。

  沐如嵐抓不住墨謙人,漢斯還緊緊的抓著他的腳想要拉扯著他一起掉下去,她抓不住他,她沒有力氣,所以只能讓他抓著她。

  “沒關係,手斷了再接好就可以了,要拉住,一定要拉住,如森馬上會過來幫忙的,別放手……”她的聲音嘶啞,卻依舊那樣溫柔,她往下伸著手,想要抓著下面一個凸起石頭的墨謙人抓著她,那手麻木酸疼且無力,手指頭僵硬的沒法動彈,那雙眼眸卻堅定的彷彿有太陽在燃燒,灼目而溫暖。

  墨謙人看著沐如嵐,抓著那塊小凸起的手骨白森森的泛了出來,他沒辦法去握她,漢斯的重量還在,沐如嵐會被他拉下來的。

  “沒關係,我會堅持住的,掉下去也不一定會死,我不會死的,不要擔心。”墨謙人淡淡的嗓音這樣說道,微不可查的溫柔,夾雜在狂風驟雨之間。

  “如果你掉下去,我就跟你一起跳下去哦。”沐如嵐沒有收回手,看著墨謙人微笑著說道:“我們一起看看,會不會死好了。”

  墨謙人怔住,看著沐如嵐,卻發現她說的是真的。

  漢斯面無表情的抬著頭看著沐如嵐,他緊緊的抓著墨謙人,目光死死的盯著沐如嵐,他聽著兩人的話,胸口忽的劇烈的起伏著,眼中就像被巨大的攪拌器攪拌出漩渦的湖,然後在幾秒後,又緩緩的平復了下來……

  大雨似乎漸漸的變小了。

  “真好啊……”就像嘆息,又輕又溫柔,漢斯脣角緩緩的勾起一抹笑,忽的,慢慢的放開了他抓著墨謙人的手,張開雙臂,緩緩的,彷彿變成了慢慢的鏡頭,他黑色的髮絲往上飄起,張開的雙臂如同展開的翅膀,他往下沉著,微微彎成月牙形的漂亮眼眸前所未有的平靜著倒映著上面的那兩個人,然後消失在那一片黑暗與洶涌的海浪之間。

  他突然發現了,原來他一直在嫉妒著他們……

你看,甚至還感化了另一個神經病2333

總之,墨謙人絕對是沐如嵐的,沐如嵐也絕對是墨謙人的,不是這一對的話就一點也不萌了!

我相信他們之間一定有種特別的羈絆!(傳說中的男女主角光環XDD)

時間一點一滴的跑過,又是幾個小時過去。

    沐如嵐這邊的手術就快完成,儀器上顯示的各項指標也漸漸趨於正常,然而此時簾子那邊,隱約的傳來焦急的聲音。

    “心率在不停的降低……”

    “快!心臟按摩!”

    “……”

    在儀器上顯示生命力的起伏線,曲折的越來越低,越來越低,越發的趨於直線,然後呈直線……

    “嘀——”儀器響起刺耳的聲音。

    心臟苟延殘喘般的跳動了一下,然後停止不動。

    十幾個小時的努力在病人的死亡下,意味著全部白費。

    醫生護士們握緊了手上的東西,看著躺在病床上悄無聲息的男人,眼眶紅了,搶救了十幾個小時,結果還是輸給了死神,這種感覺,太不甘也太難受了。

    還在急救室內的段堯和白莫離猛的看向簾子內,那是……墨謙人……

    大概是感應到了什麼,正在進行最後縫合的沐如嵐眉頭皺了起來,無意識的低喃從蒼白的唇中飄出,“謙人……”

    那聲音那麼虛弱,不靠近聽根本聽不到她在呢喃著什麼,艾維掃了她一眼,繼續手上的動作。

    “謙人……”

    噗通……

    那一條直線似乎微不可查的跳動了一下。

    “謙人……”

    噗通……

    那一條直線似乎起伏的明顯了一些。

    “謙人……”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噗通……

    醫生們瞪大了眼睛看著又起伏起來的直線,心臟跳動的聲音在此刻是那樣的明顯,這簡直就是奇蹟!生命的奇蹟!

    他正在黑暗中下沉,時間好像在後退,二十六年的人生經歷,走馬燈一樣的在眼前浮現一幕幕,無趣的、乏味的、沒有挑戰性的,還有血腥可怕的,啊……太無聊了……好累……

    謙人……

    有誰在喊他?柔軟的嗓音,帶著一點點的調笑和撒嬌的味道,於是他又掙扎著想要睜開眼看她,不想就這麼睡過去。

    謙人。

    嗯?

    你是我的哦。

    嗯。

    沒有我的允許,不可以死吶。

    好。

    於是,他的心髒又跳了起來。

    陽光從厚厚的雲層中破出,在地面灑落碎光點點。

嚶嚶,我感動到快哭了・゜・(PД`q。)・゜・

怎麼會這麼萌QWQ

最後附上我最喜歡的一段好了。

──「我突然有點好奇,如果謙人的生命中沒有我,你的人生會是怎麼樣的呢?

──「不存在這種如果。」

──「如果存在呢?」

──「如果有如果……」墨謙人微微的靠向桌子,淡淡的清涼的嗓音如同臨近冬天的秋風,又如同剛過完冬的春風,輕輕的,穿過耳朵,扎進心裡,「如果墨謙人的生命中不存在沐如嵐,那麼他也許會孤獨終老,也許會跟某個人結婚生子, 但是那個墨謙人,不會是我。

    沐如嵐怔住,好一會兒唇角勾起,眼眸彎成兩弧彎月,美得彷彿她把星星也藏在了裡面,銀河星湖般的美麗。

    這將是她聽過的最美的情話。

    墨謙人看著她,唇角彷彿隱約的,微微的勾起一抹淺淡的弧度,一瞬間叫人有種百煉鋼成繞指柔的感覺。

    他們之間有化不去的磁場,剪不斷的線,也許只有死亡可以將他們分開。

超級甜的!甜到心坎裡!Σ>―(〃°ω°〃)♡→

這就是一部後悔自己沒早點看的小說,所以快去看吧!

不看會後悔的噢ξ(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燁凡 的頭像
燁凡

戀愛腦╳少女心

燁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