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兩顆心的百草堂《離婚365次》

滿意指數:❤❤❤❤

文案:

曲芳原以為最悲劇的事情,是那在大學追她可以放棄尊嚴的老公對她說:我們離婚吧。

後來她才知道,這不是最悲劇的,更悲劇的是,以後每一天醒來,她都會重複的看見老公,斯斯文文的臉蛋,一如既往的溫柔,誠懇的對她說:“小芳,我們離婚吧。”

……輪回重生在同一天,是奮起反抗重新獲得老公的愛情?還是踹開渣男找到真愛?敬請期待!

主角:曲芳

-----------看在題材和劇情都不錯的份上給它四顆心-----------

最近這種不斷重複某一天的題材常常被拿來使用,我相信過不久就會越來越多,直到和穿越還有重生一樣氾濫了( 笑)

這篇文比起 《重生之NG人生》 還要更勵志,女孩們絕對要看看這本。

裡面所有的內容想要表達的不外乎就是要先學會愛自己,才能得到愛、要學會自立自強,做最美的自己。

作者寫得很好。

更重要的是,虐渣男啊哈哈

女主的老公真的超渣的,所以在女主發現老公外遇之後,剛開始還想著挽回,後來就狠狠虐了ww

-----------以下有雷,請小心-----------

    “小芳,你今天真漂亮。”周辰真心的讚美道。
  
  “你的意思是我以前不漂亮嗎?”曲芳拿起面前的檸檬水抿了一小口,抬杠的說道。
  
  放在以前,老公誇她,她只會害羞的低頭笑笑,當然除了結婚前那時候,婚後,曲芳很少聽老公誇自己了,事事順著老公,什麼都成理所當然,做得好也沒有什麼好誇的,相反做不好一定會被數落。
  
  今天聽曲芳這一句抬杠,周辰一點生氣的表情都沒有,要是平時,曲芳什麼都沒有做,周辰就丟了一句:小芳,你別無理取鬧好不好!
  
  男人果然是視覺系的動物。
  
  “也漂亮,只是今天尤其漂亮。對了媽和小妹沒給你添麻煩吧,這幾天你辛苦了,多虧了你。”周辰十分真誠的說道。
  
  “是挺辛苦的,媽的脾氣很大,我做什麼都不滿,小妹很挑剔,看到什麼都想要,你是不是早知道,故意以出差為藉口躲起來了。”曲芳沒有像以前一樣乖乖的說不麻煩不辛苦,反而調侃起他來。
  
  周辰被這麼一說的確心虛,莫莉懷孕了,他這一個月有大部分時間都在她那邊。
  
  被曲芳這麼一說,周辰又想起來自己來的目的,先不說孩子,就莫莉的家世,能給他的工作提供很大的幫助,公司總經理要走,他對那個位置垂涎已久,可是以他的背景,想要上那個位置等於癡人說夢。
  
  別看副總就多一個副字,可是位置卻天差地,同他一樣的副總有好幾個,可是總經理就一個。
  
  如果有了莫莉的支持,那麼總經理的位置幾乎唾手可得,把未來一權衡,孰重孰輕,周辰很快作出了決定。
  
  本來他就打算很輕鬆的和曲芳離婚了,可是現在,曲芳性格那麼軟弱,在這個城市也沒有什麼熟悉的人,離開自己肯定不能好好生活,如果她同意離婚,自己一定不會虧待她的。
  
  幾乎是一瞬間,周辰又作出了個新的決定。其實只是他看到面前的女人這般美麗,就那樣放棄太可惜,又捨不得自己的美好前程,他給自己一個好的藉口,一方面想成功離婚,一方面還想曲芳能跟著他,繼續做他的女人!
  
  周辰沒有想過曲芳從妻子變成情婦會怎麼想,只是覺得自己是在照顧她,給她最好的選擇了,所以又理直氣壯起來。
  
  “曲芳,對不起,其實我這幾天是有事情,公司有一個同事一次我們一起出差的時候應酬,我們喝醉了,不小心把她當作是你,然後她懷孕了,逼我要和你離婚,否則就讓我身敗名裂。曲芳對不起,你放心即使和你離婚了,我還會照顧你,你還可以住在原來的房子裡,我還是愛你的。”周辰一臉痛苦,說的十分真誠。
  
  如果是曲芳第一次聽到,該會多難過多心痛同時又覺得老公多愛自己!出差因為想念自己把別人當成自己,即使犯錯也是情有可原。一句我還是愛你的,幾乎就可以抹殺一切錯誤,按照她原來那懦弱的性格,一心為老公考慮的態度,說不定真會同意離婚。
  
  可惜這不是第一次,老公和自己說離婚已經不知道多少次了,各種理由藉口,曲芳心裡在滴血,她有時候寧願自己不知道真相,這種輪回有什麼意義,難道就是一次又一次看老公虛偽的表演?
  
  既然你這麼愛演,讓我陪你吧!
  
  “老公你真要因為這個女人和我離婚嗎?你真的捨得嗎?”曲芳想作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老公,只是她不是一個好演員,她看著老公的樣子只有難掩的憤怒。
  
  周辰倒沒有覺得不對,老婆生氣是正常的,而且她今天真的很漂亮,即使是生氣的表情也精緻的讓人想擁抱入懷,他沉重的點點頭,過了片刻抬頭已經是眼圈微紅道:“曲芳,我是愛你的,我心裡只有你,你要體諒我,我是迫不得已。放心房子房貸我還會繼續支付,你就住裡面,我會經常去看你的。”
  
  “可是老公,那個女人一定是騙你的,我們結婚五年都沒有孩子,她怎麼可能有!”曲芳很篤定的說道,因為這就是真相。
  
  周辰聽到老婆這麼說心裡想怎麼可能,他如果真是只和莫莉搞了一次,那懷孕的確有可能是假的,可是兩人都在一起三年了,懷的一定是他的孩子,曲芳一定是自己沒有孩子妒忌了,當然這話不能說,周辰現在覺得她還是很有魅力的,於是放下身段繼續哄她:“曲芳,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可是我是男人做錯了事情就要承擔,你要原諒我。”
  
  “你不是說你要照顧我一輩子的嗎?難道我不好嗎?”曲芳沒有接過周辰的話,低頭片刻,慢慢的抬頭看著老公,雙眼已經盛滿淚水,她是真的很想問這句話,你是男人,做錯事要承擔,可是當初你對我的承若為何不敢擔當?
  
  這一瞬間真讓周辰心疼到了,恨不得馬上揉進懷裡好好愛、撫一翻,“曲芳你真的很好,在我眼裡你最好了,可是……”
  
  “媽之前說我太老土了,配不上你,我想給你一個驚喜,所以就花了很多錢去打扮,希望給你一個驚喜的,想不到你居然要和我離婚。”曲芳說完淚水幾乎要流出來了,她真的不忍心再聽老公說的各種藉口,讓她覺得噁心。
  
  “曲芳對不起,我真是迫不得已,沒事,你喜歡花錢我給你,花多少都沒有關係。”周辰打包票道,越發覺得自己的決定很好,既可以獲得莫莉的支持,又能繼續擁有眼前這個女人。
  
  “你真的不介意嗎?我刷了你的信用卡還有房子也抵押出去了。”曲芳收起了眼淚認真的問道。
  
  “不介意,女人花錢打扮是正常的。”周辰一雙眼都盯著老婆,覺得今天她怎麼看怎麼好看,“什麼?你連房子都抵押出去了!”
  
  周辰順著曲芳的話,嚇一跳,才反應過來。
  
  錢很重要,百來萬的東西,他一瞬間跳了起來。
  
  曲芳卻不緊不慢的拿出了一份帳單遞給了周辰,在外人看來,這個漂亮女人身段放的這麼低,那個男人走了狗屎運了。
  
  周辰睜大眼睛看著曲芳遞過來的帳單,密密麻麻的花錢數,時間都是12月22號,越看越激動,到後來周辰的雙手都在抖。
  
  他這一刻十分憤怒,剛剛打的如意算盤一下子就傻掉,他不僅名下的房子沒了,信用卡還欠了十幾萬。這一刻周辰根本顧不上風度了,瞬間就暴怒了,對著曲芳吼道:“你瘋了嗎?你怎麼能一天花掉這麼多錢!”
  
  曲芳很認真很無辜的說道:“老公,不是一天,我練習了好久才花完的。”

女主的最後一句讓我爆笑,不過能夠這麼說就代表她已經走出來了(,,・ω・,,)

這之後女主就拋下渣男,和一個高富帥開啟戀愛線~

呃、說不定可以算兩個,只是另一個高富帥,女主沒什麼興趣。

宴會正進行的熱鬧,觥籌交錯,大家都覺得不虛此行,這時候忽然大廳的音箱傳來一男一女的對話。

    “周辰,你個王八蛋,你不是說你不愛你老婆,她又老又醜,那她今天身上穿的衣服拿哪來的?”

    “莫莫,你聽我解釋,我是真的愛你的,我也不知道她怎麼會變成那樣,我發誓我沒有給過她一毛錢。”

    “你騙人,你還說她只會煮飯做菜,又沒背景,啥都不懂,那她今天怎麼知道石油期貨。”

    “莫莫,你要相信我,我怎麼會騙你,我們不是說好了,等今天過去就跟她離婚,我們都在一起三年了,你還擔心什麼。”

    “我不管,我看見那女人就討厭,還害我得罪了那個任胖子。”

    “莫莫,你別無理取鬧,我們這是在外面,離婚的事情我一定會說的,伯父還在呢,你別失態,別這麼大聲,萬一別人聽到就不好了……”

    男人這句別那麼大聲,別人聽到就不好了,現場的所有人幾乎都忍不住笑了。

    那個被叫伯父的瘦老頭,臉色發青。

    更多的人卻是同情的看著那個穿著金色連衣裙的女人,她手裡端著酒,她面色緋紅,她很美,她站在那裡,臉上還掛著淡淡的笑容,好像那一男一女說的人不是她一樣。

    郝建紅本來對曲芳只是有好感,甚至看她對股票的精准預測更加覺得她是個漂亮的女人,雖然她和他逝去的妻子沒有一點相似的樣子,可是這一刻她卻真正的打動了他。

    她即使微笑的站在那裡,也讓他這個老男人破天荒的覺得心疼,他想保護她,照顧她。

    而站在曲芳身邊的甄旺,這個時候,忽然伸出手握住了她的手,他說:“別怕,有我在。”

那位"真旺"就是男主,他真的是嘴硬心軟的代表ww

在某一次重複中為了救女主角還死了_:(´□`」 ∠):_

明明就是第一次見面啊QAQ

難怪女主角直接愛上他(ㅅ˘ㅂ˘)

消防員姍姍來遲,甄旺居然就用身體幫她擋著外面的火,等她被救出去的時候,甄旺卻……
  
  曲芳覺得這真是上天跟她開的最大玩笑,為什麼,她這麼懦弱的人,好不容易在那最後一刻才明白她喜歡這個少年,喜歡他每天淡淡的陪自己喝酒說話的模樣,喜歡他照顧自己還口不對心的嘲笑的模樣,喜歡即使是罵自己卻帶著濃濃的關心的語氣,他說:“沒事,有我在。”
  
  大火彌漫,他一句又一句的重複:“再堅持一會,一會就好。”
  
  那一刻他是曲芳活下去的希望,如果出去,曲芳心想,她要忘記以前所有的不快樂,她要和這個男人在一起,哪怕他比自己小幾歲,可是那有什麼關係,她懦弱了一輩子,她像個賊一樣被關在了同一天,她可能會這樣一直迴圈到死,她不要這樣孤獨,她要去追求屬於她的愛情。
  
  可是現實多麼殘忍!
  
  一個柔弱的女人,終於明白了她要做什麼,終於想走出她人生第一個自己決定的重要一步,走向她喜歡的人的時候,那個人卻不在了。
  
  曲芳手抖抖的掀開那塊白布,不敢相信那個雙目緊閉的男人就是甄旺。
  
  不會的,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曲芳的手輕輕的把白布整個掀開,光裸著上身,已經燒的有些慘不忍睹,她的手幾乎都不敢碰,她不敢相信,他明明前一刻還在和自己說話,叫自己蠢女人,多堅持一會,他自己為什麼不能多堅持一會。
  
  曲芳忽然跟瘋了一樣撲到她身上拼命的搖晃,聲音嘶啞的喊道:“起來啊,起來,你怎麼能這樣,起來。”
  
  不知道被誰拖開了,她太激動了,就那樣暈了過去。
  
  ……
  
  早上六點,鬧鐘準時響起,曲芳幾乎是被鬧鐘的聲音驚醒的,她從床上跳了起來,左右看看,她在家裡。
  
  她再把電子日曆拿到眼前,上面顯示著和每天一樣的:2012年12月22日。她的心噗通噗通的跳,這些天她從來沒有這麼慶倖過,她又回來了,她真的又回來了!
  
  昨天晚上一切還歷歷在目,曲芳緊張激動萬分,她又回來了,那甄旺就沒有出事,她想去找他,跟他說謝謝。
  
  可是這時候才發現,那個男人真不愛說話,她除了名字基本上還是什麼都不知道,連電話都沒有留。

 

這中間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女主角不像其他小說中的一樣,永遠都不驕傲自滿。

相反的,女主透過不斷的重複中努力學習知識、不斷結交達官貴人,忘記了自己的本心,幸虧男主把她罵醒(*´艸`*)

曲芳開始還興致挺高,這樣被關注的感覺很好。

而且第一次去她不認識人,只是專注的說期貨之類的東西,可是第二次,第三次……她就跟裡面的人熟悉了一些,發現男人原來也是八卦的,她除了說期貨一些專業的東西,還會聊一聊其他。

曲芳知道的八卦很多,這個城市喜歡去SPA館的太太每個人的八卦,曲芳都多多少少接收了,再加上每天和這些男人接觸他們的喜好和八卦,讓她一開口就會不自覺的讓別人豎起耳朵聽。

而且久了,看起來好像他們介紹一遍,曲芳就能清楚的叫出名字,聊天的時候商業背景也很清楚,真正叫他們驚為天人,沒有想到只是一下子,這位曲小姐就這麼瞭解他了,太可怕了,還好這種人不是商業競爭對手。

毫不例外的,每次都會遇上老公周辰和莫莉,對比曲芳的越發光彩亮麗,他們似乎就越發可憐卑微。

不知道男人的極限是什麼?曲芳又一次淡漠的從周辰身邊走過。

一直很能隱忍的他,忽然就大喊起來:「她是個騙子,你們別被她騙了,她根本不懂期貨,她也根本就沒有錢,她就是個銷售,我是她老公,我可以證明。」

曲芳和一群人都站住了,沒有一個人相信那個男人說的話,曲小姐幽默大方,見解獨特,那對金融市場的領悟力更是一般人不能達到的,雖然只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大家都被她表現出的魅力所折服了。

只有曲芳,她看著周辰——你不知道,我每天看到你那憋屈的表情,我沒有很高興,因為你無論多麼憋屈都忍著,你大概忍著打算第二天找我算帳,可是我沒有第二天,我多麼期待你爆發一次,像個男人一樣,你不是一個北方大男人嗎?你怎麼每一次都龜縮在那個女人背後。你的眼神隱忍的像一條毒蛇,讓每天都看見你的我很難過。

「抱歉,打擾各位的雅興了,這個牽著一個女人的手的男人這麼說你們信嗎?反正我是不信的,我老公要是敢在我面前牽著別的女人招搖,我會讓他傾家蕩產,生不如死。」曲芳淡漠的笑道。

今天的曲芳表現尤其好,因為意外的之前甄旺不會過來,可是今天甄旺居然會過來,曲芳問了任胖子,原來因為今天她和胖子遇上的時間晚一些,甄旺剛好在去新公司視察和晚宴之間有空檔就過來了。

曲芳不敢表現的很刻意,但是還是掩蓋不住她對甄旺的到來很高興,甚至在想以後每一次是不是都晚一些,這樣甄旺就都能過來了,以前她在甄旺面前還有些自卑,可是經過這麼久,她覺得她找回了自信,再跟甄旺交流自少是平等的。

可是甄旺還是一如既往的臭屁,曲芳想跟他說話,還沒有想好說什麼的時候,他就先開口了:「剛剛那個男人就是你的丈夫吧,你厭惡他。雖然我不喜歡他那樣的男人,可是對你這樣的女人同樣喜歡不起來,抱歉曲小姐,晚上還有事,先走了。」

這一天曲芳沒有回家,覺得瘋狗急了也會咬人,她躺在SPA館的休息室裡,一個人有點傻乎乎的看著頂頭的吊燈,昏暗曖昧,據說這種燈光比較適合休息,會讓人感覺放鬆。

可是這一刻,她好累,好累。她不記得多久了,努力拚命學習,忽然就累了,好像什麼東西偏離了一樣。原本她是覺得逃避不了輪迴,那就好好努力的過好每一天,至少這樣如果真有一天回到第二天她不會遺憾,可是如今,她不記得自己學了多久了,學習的目標也沒有那麼明確了,好像她開始享受那些人的恭維關注討好。

她好像成了成了一個社交達人,現在面對什麼馬總什麼王總的,哪怕不預測期貨她也能輕而易舉的引起人家的興趣,獲得關注。

以前她哪怕就是在公司幾個同事之間,她的話永遠是被忽視的,在自己家裡也從來不能做主,被老公和婆婆支使著。

忽然能有完全不同的感覺,她激動,她興奮,她甚至有點虛榮起來,看她多厲害!

可是今天甄旺那冷冷的語氣,又把曲芳拉回了現實。那個男人很臭屁,他對別人一直都是那副模樣,可是這次卻是她認識他這麼久,他對她說話最難聽的一次。

她原本以為他會動情,就算不動情,至少也會對她很有好感。

然後她發現她錯了。被關注和被忽視都是雙刃劍,這段時間她過的太得意了,生活不是這樣的,適度的關注是好的,但是天天以你為中心的生活會有一種病態,莫名生出一種以自己為中心的公主病。

她也染上了一些壞毛病,以前她一直被忽視,太軟弱,沒有自我。可是現在她一直被關注,太冷漠,太以自己中心,和她以前討厭的那類人沒有什麼區別。

她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不喜歡。

真正有底蘊的人是不喜歡過度被關注的,他們的低調就是最大的高調,而不是像她現在一樣每天周旋在不同人的周圍,努力向一些和自己無關的人證明自己,最初被肯定是喜悅的,可是後來,她享受的不是被肯定的喜悅,而是那份虛榮心。

這裡真的寫得很好,整本書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這裡。

在文章的最後還有一個小故事,非常有哲理。

給自己簡單的準備了一點早餐,曲芳吃完就出門了。今天外頭陽光很好,不太冷,她走到社區門口,就看見有一大叔推著小車在路邊賣蘋果。

平時曲芳都沒有留意,今天卻不知道怎麼了,總覺得自己活的暈乎乎的,她都有點覺得自己不是活在現實中,想看看,周圍是不是真的存在。

一個中年女人走過問:「這蘋果是沙的還是脆的。」

大叔看那女人摸著蘋果挑挑揀揀的模樣像是要買,趕緊去拿袋子,高興的說:「脆的,又甜又脆。」

沒有想到那女人一聽脆的,皺皺眉道:「我媽牙不好,不喜歡脆的,算了。」說完,拍了拍手走人。

大叔想叫沒叫住。

過了一會一個老太太過來,看著蘋果又大又紅賣相不錯,問道:「這蘋果是沙的還是脆的。」

大叔有了前車之鑑,立刻迎上笑臉答道:「沙的,個個又綿又沙。」

老太太一聽,本來還高興的挑蘋果準備要買的,立刻放下了,鬱悶道:「不行啊,我孫子就喜歡吃脆的,算了,去別家看看吧。」

大叔跺腳要追,想說這蘋果是脆的啊……可是老太太已經利索走遠了。

有時候好像怎麼選擇都是是錯的。

「大叔我買一個蘋果賣嗎?」曲芳走上前問道。

「多買點唄,姑娘這蘋果又大又甜,很好吃的。」大叔說道。

曲芳笑著挑了個大的蘋果給大叔過秤問道:「大叔,這蘋果是沙的還是脆的。」

大叔聽到這個問題,頓時想哭……

大叔不正面回答了,低著頭給曲芳挑蘋果,說好一個的硬給挑了兩個。

曲芳笑呵呵的接過兩個大蘋果,想要個袋子。

大叔喃喃的抱怨道:「姑娘現在袋子很貴啊,才買兩個蘋果就要一個袋子,好虧的。」不過還是動手給曲芳一個小袋子裝好。

曲芳手裡提了兩個大蘋果,沉甸甸的才覺得有些真實。

曲芳咬了一口蘋果,脆的,很甜。

如果剛剛那大叔堅持說蘋果是脆的,大概老太太就買了,一會這樣一會那樣,結果一個都沒有討好。

人生也會這樣,雖然最開始有心中有一個堅定的想法,可是總會隨著周圍的改變而不斷改變,結果反而是處處碰壁,你以為你純真正直,可是周圍的人卻嫌棄你不夠圓滑不夠成熟。所以你慢慢的改變自己,讓自己變的成熟變的圓滑,可是這時候周圍的人又會嫌棄你太圓滑太成熟不夠純真正直。

你沒有你的自我,所以總是不斷被各種否定。

如果能堅持,能找到自己,雖然那樣不能迎合所有人,至少迎合了自己。

第二次與到同樣的情況時,女主就直接告訴賣蘋果的大叔怎麼做。

曲芳洗漱完畢出門,看到那賣蘋果的大叔利索的在用布擦著蘋果,很快樂的把蘋果擺的漂亮整齊。

「大叔,大叔這蘋果是沙的還是脆的?」曲芳笑呵呵的問道。

大叔看到顧客上來,笑道:「脆,這蘋果剛送來的,脆的不得了,你要多少。」一邊說一邊利索的拿著袋子,敞開袋口讓曲芳往裡裝蘋果。

曲芳就挑了兩個,大叔卻拚命的想往裡面多放幾個。「兩個夠了。」曲芳看到不遠處昨天挑蘋果的中年女人過來了,她笑道:「大叔,一會一個中年女人問你蘋果沙還是脆,你千萬要說很沙,她就買了,還有一個老太太來,你說蘋果很脆,她也會買的。」

大叔完全不理解曲芳說啥,就喃喃的說:「姑娘多買幾個吧,一個袋子都很貴,你才買兩個。」

曲芳走了不遠,那中年女人就走上前挑挑揀揀的挑蘋果,並開口問道:「這個蘋果是沙的還是脆的?」

大叔才想起來剛剛那姑娘說的那句話,雖然驚訝的很,不過還是沒有想太多,誇道:「沙,這一批蘋果最沙了,不信你嘗一口。」一邊說一邊隨手拿起一個蘋果擦了擦,削去了外皮,挑了一塊果肉給眼前的女人品嚐。

「不錯,是挺沙的。」女人覺得這蘋果挺甜的,看著又新鮮,價格比超市還便宜點,就道:「給我稱個五斤。」

中年女人提著一大袋蘋果離開後,一個老太太又走上前來了,拿了一個蘋果在鼻子下面聞聞問道:「這個蘋果是沙的還是脆的?」

大叔有了剛剛那一次的經驗想到之前買兩蘋果的那姑娘說的話,連忙應道:「脆,老太太這蘋果剛上市的,脆的不得了,您要多少?」

「嗯,你算便宜點,給我稱6斤吧。」老太太示意她有拖車,能帶的走。

大叔很激動的給稱了六斤的蘋果,稱頭翹的高高的,老太太很高興。

這樣一來一往人氣也多了,生意好的不得了,大叔心情很好,覺得自己今天運氣超好。更加賣力的招呼顧客了。

第三次遇到同樣的情形,女主就什麼都不做了。

曲芳走出社區,看到賣水果的大叔,今天她沒有幫忙,在經歷了中年女人和老太太都不買他的蘋果的時候,再來第三個,第四個,問沙的脆的,他直接拿了一個大蘋果削了給別人嘗。

「大姐你嘗嘗這味道,你說沙的還是脆的,你說!」大叔激動的問道。

果然是各人有各人的判斷,不管別人怎麼說,人都相信自己。一個大姐咬了一口說挺沙的,給我稱兩斤。又來了個大媽,咬了一口,說很脆,不錯,來三斤。雖然那只是一個蘋果上的肉,不同的人卻嘗出了不同的味道。

也許你根本就不需要為別人改變遷就,你只要展示出原本的你自己就好。

最後,女主在第一次跟男主相遇的酒吧裡把一切發生在她身上的事都說了出來。

等到了曲芳身邊,才假裝不經意的發現的樣子,他說:「真巧,我們又見面了。」

曲芳拿著酒杯,搖了搖頭道:「不巧,我特意在這裡等你的。」

甄旺聽到這個答案很高興,雖然酒吧很多都是調情的話,不能當真,可是他卻覺得這句話真的很真。

「我相信你,因為我也是特意來找你的。」甄旺滿臉笑容的說道,這一刻他覺得他一個晚上甭的臉上的假笑難受死了,好像此刻他才真正的開懷。

阿旭走上前打趣道:「甄少你們酸不酸,這麼老套的話也說的出來,要喝什麼,我請你們。」

甄旺笑道:「把你這裡最貴的上來,叫你小子口沒遮攔。」

曲芳說:「給我一杯血腥瑪麗。」

「我給你講一個故事,你聽嗎?」曲芳接過酒問道。

甄旺點了點頭。

「我們第一次認識,你請我喝了一杯血腥瑪麗,你記得嗎?」曲芳問。

甄旺搖了搖頭,他們第一次認識不是今天早上嗎?

「噓,別問我,讓我繼續說下去。」曲芳的手指按在了甄旺的嘴唇上,他剛想開口,卻感覺到嘴唇上柔柔的觸感,他點了點頭。

曲芳說有一個女人,有一天她醒來,他老公要和她離婚……

甄旺不喜歡嘮叨的女人,可是他卻耐著性子聽了下去,聽到後面越來越離奇。

他不可思的指著自己的鼻子說:「你說你每天都會遇到我?」

曲芳沒有回答他,只是繼續說,她一邊說一邊喝酒,故事已經說到了今天,她和他在古玩市場相遇……

「你真的是事先都知道?」甄旺看著眼前的女人,眼神迷離,他不知道是她醉了還是他醉了,這麼匪夷所思的事情,她說的像真的一樣,他居然也會以為是真的。

「你喝醉了。」甄旺伸手去奪曲芳手裡的酒杯。

「我沒有醉,我只是有些難過,我每一天都認識你,可是你卻不認識我。」曲芳說道。

「如果有明天,我們會不會在一起?我沒有明天,永遠都沒有。」她似乎醉了,嘴裡來來去去就說這一句話。

這一刻甄旺不由自主的抱著她,她喝醉了,還編了這麼一個離奇的故事,他自然不會相信,人怎麼可能會輪迴在同一天。不過他卻發現,這一刻,他真的喜歡上她了,她好像他命中注定的女人,他想親近她,喜歡和她說話,喜歡她的樣子,她讓他覺得溫暖。

他不介意她結過婚,真的,因為他看見她現在皺眉的模樣,他就很難過,如果不知道是不是喜歡上一個人,你就問問你是不是會為她難過,她難過的時候,你是不是會一樣感覺心疼,如果會,那麼你一定喜歡上她了。

「沒有關係,真的沒有關係,哪怕只有這一天,我也會陪著你,真的,不需要如果有明天,就這一天,我也會一直在你身邊。」甄旺以為她醉了,反反覆覆的安慰她。

阿旭在一邊看到了甄旺這個模樣,打趣道:「甄少,你可別烏鴉嘴,今天可是世界末日,要真沒有明天就慘了。」

曲芳傻乎乎的抬頭笑了笑道:「今天就是末日,永遠沒有明天的末日。」

甄旺滿不在乎的說道:「我才不管明天是如何,想要什麼,從現在就開始做。」

曲芳一覺醒來。

恍然如夢,又是這一天。

似乎每天早上醒來曲芳都在想如果到了明天會怎麼樣,如果有明天改會如何。

可是這一刻,她忽然就頓悟了,她太傻,她為何要最求明天,哪怕只有一天她也要順其自然,活的精彩!

那個少年說:「我才不管明天是如何,想要什麼,從現在開始做吧。

而且作者在番外還讓女主玩了一次重生XDD

可是男主換人了,女主沒有跟甄旺結婚,但結局也是不錯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燁凡 的頭像
燁凡

戀愛腦╳少女心

燁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