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漫空《[泰坦尼克]真愛永恆》

滿意指數:❤❤❤❤❤

文案:

人生最倒霉的不是你穿越百年變成英國街頭一無所有的流浪漢,而是你明知道那艘船叫泰坦尼克還得硬是往上沖。

這是為了一條毛毯而走上拯救主角,最後卻跟男配二相殺相愛的不歸路的故事。

主角:艾米麗、卡爾‧霍克利

----------從此我愛上了卡爾反派-----------

這是我看的第一篇電影同人文,真的很好看!

作者把男女主角之間的感情刻畫得很好,從原本的互看不順眼,到後來的深愛,感情戲很自然。

尤其是最後鐵達尼號要沉沒前的劇情,男女主角之間深刻的感情讓我哭得不要不要的。・゚・(つд`゚)・゚

另外兩位原主角,傑克跟羅絲的出鏡率也很高,兩人之間的互動也是一大看點d(d'∀')

也是因為這部作品,原本對鐵達尼號無感的我,開始找網路上的同人文和有關鐵達尼號這部電影的消息,

但果然還是不敢再重看一次電影(´A`。)一旦知道是悲劇就不敢看了啊2333

而且在這部裡面的傑克寫得很好,至少我感覺比電影裡的可愛XD

卡爾也是,作者沒有把卡爾洗白,還是一樣的壞脾氣,但就是讓人討厭不起他,反而覺得他好萌(〃∀〃)

連卡爾的管家洛夫喬伊,到後來我也從他身上找到萌點(๑´ㅂ`๑)

就算沒看過鐵達尼號也沒關係,只要知道傑克、羅絲、卡爾和鐵達尼號會沉就好ε٩(๑> ₃ <)۶з

----------以下開始暴雷,請小心躲避----------

正如文案所說,女主因為飛機失事,魂穿到百年前的英國變成流浪漢,

當女主角快凍死時,被一個得了肺癆瀕臨死亡的女人用她唯一一條舊毛毯給裹住,最後女主角得救,而女人卻死了。

女人臨死前拜託了女主角一件事。

“你見過一個男人嗎?不……還是男孩。”

她慢慢地喘氣,白色的霧氣就像是英國冬天的死亡氣息,一點一點奪走你身體全部屬于溫暖的機能色彩。

“他叫杰克道森,有一雙很漂亮的眼楮,如果見到他,請告訴他我在尋找他……不,也許他能好好活著就行了。”

女人的聲音緩了下去,輕得像是清晨的霧氣一樣,“他才華橫溢……他會幸福地活下去。”

女主角到這時還沒意識自己穿到了鐵達尼號中,直到她看見鐵達尼號要在貝爾法斯特港下水試航的消息才突然發現也許這不是巧合,

而那個女人最後握在手心里的素描肖像畫,女主角也覺得越看越像是年輕時候的李昂納多XD

糾結的女主雖然一直說服自己現在該考慮的是接下來的人生該怎麼走下去,想靠自己的努力賺到一張前往美國的船票,然後在美國找到一份工作,這樣至少能活下去。

然而她還是在最後一刻瘋了似地趕到南安普頓港口,在距離貝爾法斯特港六百公里的鬼地方,迎著英格蘭海峽冷風上蹦下跳,只為了找到傑克,告訴他不要上船。

因為這樣,我對女主的好感爆增,知道她原來是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o´罒`o)

在鐵達尼號快要開的前一刻、就在女主角準備放棄找傑克的前一刻,她就這麼剛好的聽到傑克的名字XDD

於是女主角又繼續跑起來。

我飛快地轉身往那個聲音傳來的地方跑過去,連看都來不及看就大聲吶喊︰“杰克,杰克,杰克道森!”

不要上船,不要贏得那張幸運的船票,有人希望你能活下去,而那個希望你活下去的女人……我該死的欠她一條命。

我從來沒有那麼急迫地希望完成這個代表償還的鬼任務,竭盡全力地拯救泰坦尼克號的男主角一次,因為那個女人將唯一的毛毯披在我身上,我就必須將毛毯遞還給她一次。

 她希望才華橫溢的杰克道森好好地活下去,我就必須不斷在海港酒吧里到處轉悠,這是我所能盡到的最大努力。

誰來阻止我跟個瘋子一樣到處大喊大叫吧,我的鞋子完全不合腳,腳趾頭隨著我瘋狂的奔跑而不斷磨蹭著,我幾乎能聞到那種熟悉的鐵銹味,來自我磨破皮的腳趾頭跟腳底。

我用手推開那些來送行的人群,驚險地從兩輛嶄新的老爺車中間跳躍過去。碼頭還一些堆著的麻袋貨物,我大步跳上去,在無法穩定的情況下又快速地躍下。

我听到那個叫喚杰克的聲音的方向,可是人實在太多了,我完全找不到他,只能不斷地往那個大概的方向拼命跑,希望在最後一刻能撞上他。

話說上帝將本該下地獄的我扔到二十世紀初的英國,就是為了讓我來這里大喊大叫的嗎?而奇跡的是,我還不得不如此。

我的腳步節奏一直不斷在加快,我仿佛能听到來自腳底的吶喊,每一次離地的邁步都像是在跳躍。

我突然感到由衷的喜悅,我竟然能在這麼激烈的奔跑中感受到這雙腳的健康有力,每一根代表站立行走的骨頭都擁有能支持我所有極限動作的力量。

哪怕窮得一無所有,沒有了國籍,黑色的頭發變得金黃,臉孔西方化,下一頓飯不知要在哪里吃,穿著死尸的外套,再也見不到任何一個親人,我也感激這次重生,因為我再次擁有一雙能跑能跳的腳。

只要我能跑動,只要我能跳躍,只要我能轉圈,我就能擁有一切。

(●` 艸 ´)我愛上這個女主了

看到這裡我也發現了女主角好像很開心自己能跑動,

到後來才知道,她原本是位厲害的舞蹈家,後來因為一場車禍,造成她只能用輪椅代步。

就在女主角快速的在車陣中穿梭跑跳時,她遇到了男主──以令我緊張的方式。

車頭上是光滑的玻璃,玻璃上是淺棕色的木質車頂,我一下就伸手撐住身體跳到車頂,柔軟的四肢里隱藏的力量被我靈巧地使用出來。

我直接站在車頂四處張望,車下面是依舊是繁忙得像是大地震逃難的螞蟻一樣多的人群。

我听到尖銳的口哨聲,四處雜亂的交談聲,腳步聲,還有載運貨物的機械輪軸的聲響混合成讓人無法分清楚的嘈雜。

泰坦尼克的煙囪滾飄出黑色的煙霧,一只灰翅膀白色肚皮的海鷗從藍色的天空飛下來,停在高高架在一等艙高層船體上的舷梯旁邊。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過去,距離十一點五十九分越來越近。我的動作開始急促粗暴起來,不耐煩地輕喘著氣。

車頂下面門忽然被打開,我已經準備要跳下去,動作太快一個踉蹌,身體在千鈞一發有個向前跌落的斜度。

車門里已經伸出一根紳士拐杖,接著是一頂深灰色的男士圓頂帽,一個男人剛好拄著拐杖走出來,他有些被打擾到的惱怒地提高聲音質問︰“發生什麼事?”

接著他終于抬頭,我姿勢不穩地打算跳下車,兩個人剛好一上一下面對上。

我首先看到的是對方的眼楮,眼瞳通透得跟玻璃珠子一樣,是西方人常見的淺色眼楮,帶著點偏黃的棕色的,里面似乎還殘留著被打擾後的不悅之色。

是個年輕的男人,穿著得體的灰色條紋三件式西裝,白色立領襯衫。戴著紅棕色的皮質手套,直接拎著男士拐杖,眉毛一邊挑高,嘴角往下傾斜,傲慢與不耐煩表現得淋灕盡致

我根本來不及調整身體錯開這次相遇,對方臉上的不耐煩轉換為訝異,身體立刻往後仰一下想退開,我已經非常用力從車頂墜落一頭栽到他懷里,沖力讓我們兩個人撞成一團。

我的臉挨蹭到他胸前的西裝扣子,疼痛讓我有些頭暈眼花,被我撞到的人穩不住身體,被迫抱著我直接跌倒在地。

他倒吸一口冷氣,喉嚨處痛苦地咕嚕了句什麼,最後終于憤怒提高聲音含糊不清地喊出來︰“洛夫喬伊,這是個什麼玩意?”

 你才什麼玩意。

我連忙撐起身體,戴在頭上偏寬大的男士帽子掉落開,金黃色的波浪大卷發張牙舞爪地披散而下,茂密的發絲劈頭蓋臉地垂落到他帶著怒氣的臉上。他明顯有幾秒是愣住的,表情僵硬著,長發一時隔離了外面那個繁雜的世界,我們面面相覷。

呼吸近在咫尺,我輕而易舉地聞到他身上某種類似香水的味道,應該是某款男士香水。

遺憾的是,這不是我喜歡的香水類型。

剛開始女主對男主沒有好感,還覺得他是自大無禮,毫無寬宥之心的冷漠者XD

事實上他也真的是。

他的嘴角還帶著從舞會剛下來的虛偽笑痕,眼里一片審視的漠然,似乎在尋找我身上唯一高貴的東西——那塊貴過一張上等艙船票的銀表。

“妳倒立的姿勢不錯,以前在雜技團呆過?”他歪著頭低著聲音問,當然問題只是問題,他根本不需要任何答案。接著他伸出一根手指頭勾住我一縷從耳後飄到臉側的長發,很不在意地用拇指碾了碾,然後轉頭有些不禮貌地對其余人說︰“是的,我確定她拿走了我的表。”

我在他說話的時候非常快速拍開這只捏住我的頭發手指,這個突兀的動作嚇了對方一跳,他猛然回頭抿下嘴唇一副要發火的樣子,深邃的眼楮里帶著膚淺的憤怒

我若無其事地伸手將這縷不听話的長發又給壓到耳朵後面,接著繼續低頭看腳。

這種沉默的態度就像是一種不听話的反抗,至少別人是這麼想的,穿著鋪滿鈔票的嶄新燕尾服的所謂上層人士沒有立刻暴跳如雷,他收斂起眼底顯而易見的不耐煩,然後直起身體微笑著說︰“很明顯她需要一些經濟幫助,我很樂意資助一位陷入困境的……”他停頓幾秒,手掌無意識地朝上揮著,就好像他是一位政客正要演講,示意所有不專心的觀眾立刻將目光停駐到他身上。“……女士,她看起來很需要這些。我也不是那種不通情達理的人,要是其他東西我根本無所謂。可是那塊表是我母親送給我的生日禮物,我愛她,所以希望你能歸還這塊表。”最後一句的時候他順其自然地又看向我,嘴角的笑容像是硬扯出來的,他的眼角壓根沒有彎下。

 他非常希望有人能為他的深情演說而捧場,我繼續低頭,思考明天下船後要去哪里。要不跟著杰克流浪一陣子,他的生活經驗比我豐富,而且電影里杰克的性格也屬于那種做朋友會非常舒服的人。最重要的是,能與曾經的偶像相處也算是一種非常有趣的經驗。

“洛夫喬伊,給她二十美元。”他指著我,干淨利索地命令。

那只老貴賓犬立刻走過來,皮鞋故意重重地踩著地面更像是一種給人心里壓迫的警告。從口袋里掏出兩張十美元摔到我前面的桌子上,然後他低垂著皺巴巴的眼皮,用冷漠的眼角余光冷漠地看著我。

將表交出來,三等艙的老鼠——他眼里的台詞跟說出來沒兩樣。

這裡已經到女主角追著傑克上船,跟他打賭贏後叫他在下一個港口下船的劇情了。

而男主剛好也在船上,認出女主是拿走他懷表的小偷,因為之前男女主相撞時女主的頭發不小心勾到男主的懷表,女主當時顧著追傑克也沒在意,順手就把懷把拿走,並且跟別人換了船票。

再次遇到男主時女主低頭裝不認識,但還是被男主認出來,

已經把表換了船票的女主,為了不被關在監牢裡和船一起沉下去,趁只有一人看守她時逃跑,逃離過程是這樣的:裝病→一人去叫醫生→打倒剩下的一人→逃跑→被叫完醫生回來的船員看到→追逐戰

最後女主躲進一個上等艙的乘客房間。

快步走到浴室里,在乘客還沒有回來前,我要用最少的時間將自己換個形象。下等艙是回不去的,所以我只能在上等艙耗時間,然後在明天船靠岸的時候找機會下船。

而想要在上等艙混時間,首先我必須洗個澡。如果不將自己洗干淨,出門就是一等艙明亮得滲人的白色走廊,別說躲避,別人光是聞到都要對我退避三尺。接著就會有無數個被驚擾到的尖叫聲響起,直截了當地通知糾察隊我的位置。他們絕對會用最快的速度重新將我揪到最底層船艙用手銬鎖起來,也許沉船前杰克會來跟我作伴,然後我們一起等待勇敢的女神拿著斧頭來拯救我們這兩個軟腳蝦。

關門扒衣服,脫褲子的時候跳得太急,我差點去撞浴缸旁邊干淨華麗的洗臉盆。

我髒得簡直一世紀沒有洗過澡,身上搓下的泥丸子都可以填平一個隔水艙。

放走一缸髒水,再打開熱水龍頭重新裝滿一個浴缸前,我拿起浴室里一件女式浴袍隨意披到身上,剛洗干淨的長發濕漉漉地垂在身後。

打開門跑到起居室,小心避開那些藝術畫作,我進入到這里女士的房間,推開對方的衣櫃,手一伸拿出一件晚宴禮服,淺綠色的飄帶隨著飄逸的裙擺晃動。

我憑著感覺將衣服大致往身上一壓,有些寬松,我的身體縴瘦有余豐腴不足,幸好有腰帶,而上身寬松只能用別的方法。

這里每一秒都可能有人會回來,所以我的動作沒有任何遲疑。洗澡,拿衣服的過程基本一氣呵成。

我抱著衣服沖到浴室里,將衣服隨意往衣架上一掛。浴缸里的水已經溢出來,我關上水,將浴袍一丟赤裸著身體邁入浴缸里,我不確定身上是否還有味道,將頭連同身體全部往水里一壓,在水里憋氣好幾秒,打算一次性浸濕身體好立刻換衣服離開這里。

我在要換氣的時候從水里站起來,浴缸水嘩啦一下從我長發,臉頰,肩膀流淌到胸部,大腿下面,如同瀑布的聲響。

浴室門突然打開,完全毫無預兆,我根本來不及躲避,甚至連伸手拿遮擋物的時間都沒有。

就這樣身體面對著門口,身上沒有一件衣服,比剛出生的嬰兒還要無遮無攔。

剛走入浴室的男人就這樣看著我,他左手拿著一個玻璃酒杯,右手拎著一整瓶白蘭地,臉上還掛著輕松的笑意。

接著他的笑臉僵住了,表情凝固在一個怪異的時刻里,似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他就這樣在浴室門口站著,目光直愣愣地死瞪著我。

見鬼了!

我幾乎能確定他眼里冒出這幾個字來。

我沒有任何動作,也沒有縮回浴缸里,更沒有尖叫著跑到一邊拿衣服遮擋,只是冷冷地看著他,就這樣我們倆互相瞪著。

突然間,他手里的杯子連同里面的酒不小心滑落摔到地上去。這個意外響聲驚嚇到他,這個男人狼狽地後退半步,很快他又穩住,似乎不能容忍自己出現窘態。

他眼神往左右徘徊一下,非常有禮貌地說︰“抱歉,我走錯地方了。”

他說話的語速非常快,幾乎要讓人听不明白這連串英語單詞都能組成什麼意思。

可是在他說抱歉的時候,我非常清楚地看見他又將眼神游移到我身體上。

而在下一秒他已經邊往後退邊伸出手連聲道歉,“嚇到你我很抱歉,我立刻離開,當然我什麼都沒有看到,請你放心。”

他邊維持著自己良好的風度往外走,邊踩著玻璃差點滑倒。踉蹌一下,他立刻又收起狼狽非常鎮定地摔上門。

我……深深地吸一口氣,我非常確定,這個王八蛋將我看光了。

最後幾眼還是故意的,不看白不看——卡爾霍克利!

我咬牙切齒地從浴缸里粗魯地邁出來,發現自己根本來不及將裙子穿起來,手一伸將浴袍往身上一披,腰帶狠狠一勒,將自己包裹成肉粽子。

接著小跑到門邊,低聲數三下,一,二……門猛然開了,卡爾疑惑地問︰“等一下,這是我的地方。

恭喜你,先生,你回答正確。

我去你媽的。

一腳踢過去,我直接讓他趴下。

這裡讓我對女主的好感度有點下降,畢竟洗澡不鎖門是女主的錯,不能怪男主看到,加上前面女主順了男主的錶之後也沒有半點歉意,

這些都令我覺得這文的三觀不正,只是看在精彩劇情的份上睜隻眼閉隻眼罷了。

吐槽完畢,現在我要安慰自己女主一定非常非常漂亮,漂亮到當然是選擇原諒她。

 

接著是女主裝成一等艙的乘客在餐廳又遇到男主,男主在大家面前質問女主時。

大家真沒什麼深仇大恨,我其實不想整死他。

如果他能好好趴在自己的船艙房間里睡覺就萬事大吉了,我一點都不想這麼整他的。

我……哀傷地看著他,眼淚從眼眶里流出來,這種感情就如同你愛上一個男人。

我的腳停止那種叩地板的小動作,雙手自然下垂,背脊骨挺得非常直,就這樣轉頭看著他,眼淚完全壓抑不住,沉默而柔情。

    小提琴的旋律輕聲訴說,讓我尋找那種在舞台上的節奏。

    舞者是肢體的演員,包括眼神與表情。

    我現在在跳舞,用眼楮。

    這是一個被拋棄的女人,她愛上一個男人。我曾經編過這種舞蹈,那種感情就像鋒利的刀與柔軟的花朵放在一起,柔情里爆發出火一樣的力量。

    “你不認識我了嗎?卡爾。”我終于開口,轉身向前走兩步,哀傷地看著他,滿臉淚水。

    一個女人,她愛上一個男人。

    那種感情深邃入骨,美得就像是凋落在掌心里的花瓣。我的手腕幾乎要控制不住地轉動起來,腳步也成習慣地要停下,支撐著身體旋轉向上的動作。這些小動作都被我壓抑住,我現在只需要那種眼神就足夠了,借助音樂的力量讓我快速入戲。

    卡爾目瞪口呆地看著我,看一個怪物似,他微垂的眼皮下,棕色的眼瞳驚疑不定地顫動幾下,“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一個女人,她愛上一個男人。她被拋棄了,她面臨死亡。

    突如其來的憤怒如火山爆發,那種激烈的情緒洶涌地打破了我的冷靜,我突然沖過去,腳步輕盈快速得誰都沒來得及反應回來,沖到卡爾霍克利面前,伸手就是用力的一巴掌拍到他臉上。

    這巴掌用力到發出清脆的響聲,卡爾被我打到偏著頭,完全懵了。他的眼神竟然透露出幾絲茫然,直發愣地看著我。剛整理好不久的頭發又散落開,他滿臉無法理解的震驚,像只可憐的小狗一樣地看著我。

    “叔叔說你要結婚了,是一位叫露絲的小姐。”我悲傷地留著眼淚說,話語里全是無法抑制的顫抖哭音。“為什麼要離開我,一聲不吭,你知道我等你多久嗎?”

    這是一種哀傷。我腦子里開始在起舞,雙手像是被束縛在絞刑架上那樣向後極限往上伸展,手臂上的肌肉微微起伏,展現出憤怒的力量與悲哀的感覺,手指卻柔情似水地垂落而下。

    與此同時,眼神極度哀慟欲絕。

    “啊?”卡爾一時間根本無法跟上我的節奏,他遲鈍地眨眨眼,手捂著自己的臉,完全不知道我在干嘛。

    “我明天就會下船,所以你不用為了保護她來誣蔑我,我不會再糾纏你,也不會破壞你的婚姻。”我伸手擦掉臉上的淚水,淚眼朦朧地凝視著他,這是一種深情到接近絕望的目光。

“我只是想上來再看看你,真的,卡爾。”溫柔地低聲叫著他的名字,就仿佛這是你最後一次叫這個男人的名字那樣纏綿悱惻。

    卡爾不可思議地看著我,他的表情有種說不出的蒼白呆滯。我走進他,慢慢地走到他面前,他似乎有點被嚇到地往後退開兩步。

    “你還記得那個星空燦爛的夜晚嗎?你說要與我共度一生。”我用充滿愛意的眼神看著他,同時那種哀傷卻揮之不去。

    “共度一生?”卡爾終于被這句話嚇到回神,記起自己是來捉賊的。

他急促地深呼吸幾次,將手從臉上拿下來緊握成拳差點就朝我揮舞過來。

好不容易才勉強維持住自己的風度,他抬頭看看四周,發現所有人都用一種詭異的眼神看著他。

“哈,她就是個騙子,你們不要被她欺騙了,我根本不認識她。快將她抓起來,你愣著干什麼,我會投訴你的。”他終于忍不住激動地朝那個船員命令道,眼楮卻不敢再看著我。

    那個跟他上來的黑制服船員疑惑地看著他,終于忍不住問︰“你們認識?”

    “鬼跟她認識。”他終于忍無可忍地爆粗口,什麼紳士風度見鬼去。“你只要去查一下她的船……”

    沒等他說完,我已經伸出手,看似溫柔其實非常用力地將他的頭掰下來,然後我仰頭半垂著眼吻住他。

金色的卷發挨蹭過他的臉頰,他身上那種沾上香水味的氣息瞬間與我的呼吸互相融合交纏在一起。

    我沒有閉上眼楮,眼里的淚水還沒有擦拭干淨,模糊地通過這些透明的液體,看清楚他眼里的色彩。燃燒而起的,猶如盛開的迷迭香。

    他渾身僵硬,變成一塊雕像。只有體溫一直在升高,心跳的速度開始加快,也不知道是憤怒還是不知所措。

    這個吻僅僅只有三秒,我就撤離了,微微離開他的嘴唇,我們的臉孔接近到幾乎要挨到一塊,我終于看到這個獨舞的結尾。

    “我愛你,卡爾。”仿佛陽光落到我臉上,我的笑容是那麼甜蜜滿足,“再見。”

    接著我毫不猶豫地推開他,卡爾霍克利伸出手撫摸自己的嘴唇,他奇怪而詭異地問︰“什……什麼?”

    我已經一手捂住嘴巴,一手提著裙子哀傷地往餐廳門口跑出去,所有人自動給我讓路,包括那個來抓人的船員

好吧,接受了女主的三觀後,其他的事情都順理成章,看文的時候把自己和主角同步,其實是種很神奇的體驗。

作者還有用男主的視角寫相同的劇情,就像剛剛的餐廳那段。

    卡爾狠狠地吸一口氣,他發現那些什麼理智冷靜又沸騰起來,現在他只想將這個騙子給抓起來。

    然後他看到騙子終于被人攔下來,他等著看到她驚慌失措,慌不擇路的狼狽樣子,卡爾幾乎要忍不住為這種快意的想象而笑出來。

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因為他看到安德魯竟然會跑去幫她,這才多少時間,他們就勾搭上了?

    卡爾艱難地沖過去,他覺得每一步路的痛苦都是眼前這個女人帶來的,而她竟然還有臉那麼若無其事地站在那里,一副根本什麼都沒有做的無辜樣子,他瘋了才會讓這個女人這麼逍遙。

    越走越近,越來越接近她。

他終于不是躺著看她,卡爾覺得自己呼吸開始困難,他的手都不知道要放到肚子上還是胸口。

    可是他發現對方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難道她不知道自己的謊言已經被揭穿,而他就是那個置她于死地的人。

安德魯跑過來阻止他,甚至懷疑地看著他,這才幾分鐘,這個家有妻女的老混蛋就改變自己的立場,開始幫忙一個女騙子讓她逃脫罪責?

    甚至還懷疑他們認識?怎麼可能認識,卡爾發誓自己不可能認識一個口袋里只有十塊錢,而且還是他施舍的窮鬼。

    “你不認識我了嗎?卡爾。”

    卡爾愣住,他听到自己的名字從幾乎不可能的人嘴里說出來,然後他看到對方的眼楮,那雙淺綠色的眼楮又開始濃烈地燃燒起來,那些淚水慢慢地流下來,深情到讓他窒息。

    有那麼一瞬間,他沉溺在她雙眼里,以為他們在相愛。

    顯而易見,這個女人愛上他。

    卡爾努力眨眨眼,他四周張望,企圖在別人那里尋求該有的幫助。

她在說謊,但是看到她淚流不止的樣子,卡爾突然覺得自己的反駁是那麼蒼白無力,她大概……在暗戀他。

    這個念頭如燎原大火,燒得卡爾自己都開始升溫。他剛要露出一個大度的微笑,告訴別人就算如此,他還是必須將這個小偷抓起來。

沒等出聲,他突然看到那個女人沖過來,接著臉上一麻,幾乎想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

    他……被人打了?

    這個事實讓卡爾徹底懵掉,從來沒有人敢打他,從小到大,他的臉就沒有被人打過。

    不相信地摸摸自己的臉,接著就听到對方在哭訴自己辜負了她……辜負個鬼,他根本就不認識她。騙子騙子,這個女人就是慣偷還是罪大惡極的大騙子。什麼愛著他,都是騙人的。

    清醒過來的卡爾激烈地說︰“你只要查一下她的船……”票。

話還說完,他就被人拉下頭,接著唇上一軟,這個世界安靜了。

卡爾瞪大眼楮,被迫與這雙沾滿淚水的眼眸相互踫撞在一起,明明流的眼淚看起來那麼冰冷,卻跟岩漿一樣,燙得讓他無法控制地發起抖來。

    卡爾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跟瘋了似,他鼻尖纏繞的都是對方溫暖的氣息,暖得讓他胸口悶痛。

甚至他想不起自己為什麼在這里,他都不敢動彈,怕驚醒了這個甜蜜安靜的吻。

    猛然間,這種溫暖褪去,她輕聲而溫柔到極致地對他說︰“我愛你,卡爾。”

    她愛我,她愛我。卡爾大腦一片空白,他摸著嘴巴,企圖將上面的溫暖永遠留在嘴唇上,一種莫名其妙的欣喜讓他幾乎要回應這種感情,而下一秒她轉身就跑,跑得比一個大男人還要快。

    卡爾,……

    無法受到控制地抬腳就要追上去,安德魯卻反應非常快地跑過來攔住他,一臉嚴肅地對他說︰“你該讓她靜一靜,既然已經做出選擇,那麼就請容許一位可憐的女孩去悼念她失去的愛情。”

    “愛情?”卡爾被刺到地高聲說。

    “做為男人要有責任感,既然你愛她,又為什麼要拋棄她呢?”安德魯面露不贊同,他厲聲譴責這種不道德的行為。

    “愛她?”卡爾變成一只可憐的鸚鵡,只會重復別人的話。

可憐的鸚鵡卡爾XDD

看到這裡就知道男主已經有點喜歡女主了(▰˘◡˘▰)

其實我會給這篇文這麼高分,完全是因為男主(*´艸`*)

他到後期完全戳重我的萌點,咳,而且他還有點病嬌屬性,真是深得我心XD

在鐵達尼號要沉沒前男女主失散,男主找女主的情節讓我超感動。

   “該死的,艾米麗到底在哪里?”卡爾暴怒地念叨,他伸手掏出表,低頭去看時間。而在他低頭的一瞬間,往上升的電梯柵欄外,一個身影快速跑過去,金色的頭發在空中劃出一道利落的痕跡。

    洛夫喬伊看到那個跑過去的身影,他猶豫了一下,卻最終沉默地低垂著眼瞼。而什麼都沒有看到的卡爾還在念叨,“艾米麗……”

    甲板上比剛才還要混亂,船員跟警衛都跑出來維持秩序,卡爾面對著這些擠成螞蟻團的乘客,有些絕望地說︰“他們怎麼不干脆跳海算了。”

    “前面還有船。”洛夫喬伊指著船頭,那是右舷甲板,大副正在讓男性乘客上船,因為那邊的女性與孩子都已經上去了。

    “有船有什麼用,我們還沒有找到艾米麗。”卡爾走到船邊,低頭往下看,密密麻麻的人群坐在救生艇里,絞盤的繩索危險地往下放,一些下層甲板的男性乘客拼命地要跳上救生艇,可是被劃槳的船員給推回去。

    這種場面已經接近暴|亂,沒有武力根本無法制止。

    救生艇上的船員毫不猶豫地朝天開槍,驚嚇住那些企圖掀翻救生艇的男人。

    “一團糟,時間不多了。”只有末路的時候,才會出現這種場面,卡爾離開欄桿,緊張地在人群里尋找。“艾米麗,艾米麗……”他抓到個金發女人就去看,結果差點被人扇巴掌。

    “如果現在不上救生艇,可能就沒有機會了。”洛夫喬伊看著那艘載著男人的救生艇快要滿員,他伸手抓著卡爾的衣服,就將他往小船邊拖。

    卡爾怎麼可能讓洛夫喬伊如願,他剛想掙扎,老僕人幾句話卻讓他安靜下來。

    “你認為艾米麗還會在船上等你嗎?她是個女人,早就能上救生艇走人。她應該就在海上哪艘小船上,你沒有在房間里找到她是因為她已經上救生艇了。”

    听起來很符合人性的發展,正常人這個時候都不會留在泰坦尼克號上,而且艾米麗比誰都早知道要沉船,所以她直接上救生艇的可能性非常大。

    “我們也快上救生艇,這才是最正確的選擇。”洛夫喬伊像是個巫師一樣,慢慢地哄著有些慌亂的卡爾,希望能將他推到救生艇上。

    卡爾看起來失魂落魄,理智告訴他,艾米麗真的上救生艇走了,因為正常人都會做出這種選擇。可是另一方面,他卻感到內心空洞,因為如果艾米麗根本就不擔心他自己走了,就證明艾米麗不愛他。

    她不愛他,就算他愛到發瘋,艾米麗還是沒有真正愛上他。

・゜・(PД`q。)・゜・男主想到這裡就有點喪失信心,不自覺的退到救生艇上,然而最後卻還是跳上船,再次去找女主。

“瘋了。”卡爾努力說服自己,艾米麗就在救生艇上,可是那種伴隨而來的恐懼卻沒有離開。如果……她還在船上呢?

    等到回過神來,卡爾發現自己已經從救生艇里跳出來,然後他自動往人群里走,他的精神高度集中,如果艾米麗出現在人群里,哪怕她就跟第一次見面那樣穿著破麻袋,卡爾也相信能立刻認出她。

    “霍克利先生?”洛夫喬伊高聲喊他,救生艇已經在他身後被放下去。

    卡爾沒有空理會別人的呼喚,他情緒激動地回頭對洛夫喬伊說︰“我要找到她,艾米麗在等我。”

    一種極端的瘋狂出現在他臉上,卡爾看起來就像是個孤注一擲的賭徒,理智告訴他艾米麗早就上救生艇。可是他根本不敢相信這個最大的可能性,如果她還留在大船上怎麼辦?他們會徹底失散,永遠都找不到對方。

    他們才認識幾天,他們還有漫長的一生,他還有很多東西沒有來得及送給她。

    他們在相愛。

    “我們在相愛。”卡爾終于大喊出來,他生怕別人不相信地重復,“艾米麗不會離開我。

最後男主當然找到了女主,兩人HE了。:.゚ヽ(*´∀`)ノ゚.:。

   “艾米麗。”卡爾回到空蕩蕩的走廊上,這里一個人都沒有。生死關頭的壓力可以讓他感到崩潰,卡爾在走廊上尋找,可是他還是沒有看到人。

    有幾秒他軟弱得幾乎要拔腿就逃,因為水聲越來越接近,現在逃跑還來得及。他注意過救生艇的數量,那四艘折疊艇應該還沒有放到水里。只要現在跑上去,他就有獲救的可能性。

    冷汗滑過他的臉頰,卡爾伸手擦掉,他往後退幾步。懦弱與勇氣交織在一起,他呼吸不暢地開始計算還剩下多少時間。

    沉船……艾米麗說是凌晨兩點,現在是……他手指發抖地打開表蓋,一點四十五分。

    沒有時間了,卡爾伸手放到口袋里,里面是洛夫喬伊的手槍。安德魯那個家伙真是好運,怎麼都踫不到他。轉身從走廊里跑出來,大樓梯下面都是水聲,很快這艘船就會被這些海水壓斷。

    華麗的吊燈沒有熄滅,這種白晝般的光芒給人一種虛幻的希望。卡爾四處張望,這里靜謐得可怕,幾乎能提早體會到墳墓的氣氛。

    “艾米麗……”卡爾大喊,他從來沒有覺得找一個人這麼困難。傾斜的船體讓他站不穩,卡爾一個踉蹌踩到個洋娃娃,心情一暴躁,他惡狠狠地將洋娃娃踢出去。

    洋娃娃頭身分離地掉到樓梯下面,卡爾不自覺地看著那玩意掉下去。然後他看到下面似乎有人,是個男人……他穿著深色大衣倒在樓梯一邊,可是看不到另一半,別人的死活不關卡爾的事情。

    在他的觀念里,現在這艘船能死一個陌生人是一個,這樣救生艇的位置才能留得越久。卡爾又喊了一聲,“艾米麗。”

    沒有人回答。

    “艾米麗。”這聲呼喚含在嘴里,卡爾不正常地喘氣,鬼使神差他想到下面那個男人,要是去詢問,搞不好能得到艾米麗的消息。然後他抓著樓梯扶手,俯身從樓梯邊探頭出去,打算就這樣在樓梯上問他。

    他看到下面的水已經沖上來,然後他看到那件深色的大衣慢慢浸在水里,還有幾絲金色的頭發。

    卡爾,……

    他以為是自己出現幻覺,艾米麗穿著男性大衣,三件套西裝,滿身血歪著靠在樓梯間這種概率幾乎是不可能的。

    她就跟死去一樣安靜,臉上帶著某種虛弱過度的慘白。卡爾渾身僵硬,眼珠子動都不敢動地看著她,他大腦一片空白,甚至覺得死的其實是他自己。

    他慢慢走了兩步台階,幾乎跌倒在樓梯上。驟然醒神,卡爾發瘋地順著樓梯往下跑,他大聲叫她的名字。

    “艾米麗。”

    她似乎听到,然後卡爾看到她睜開眼楮,緩慢地抬頭看著他。在濕潤的水汽里,她眼底的淺綠色有一種暖燙的溫度,深情而專注。

    這種眼神是那麼真實而美麗,連死亡都不顯得可怕。

    卡爾突然想哭,只是因為她還活著。踩著冰冷的海水,他終于來到她身邊。卡爾伸手緊緊將她抱在懷里,像是抱著失而復得的生命

    “傻瓜。”她喃喃自語,笑著說。

    卡爾抱著她發抖,水不斷涌進來,他發現什麼都不重要了。活著不重要,財富不重要,他只要抱著她就足夠了。

就算這篇文三觀不太正,但還是看在男主這麼萌的份上來看看吧XD

 

另外有一首歌跟這部小說蠻配的(,,・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六月春 的頭像
六月春

相逢何必曾相識

六月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